圈地自萌就好

KS三则-R18

浮光666:

516蜜汁气场衍生的脑洞,如题,车🚗,滴——




01.上瘾




和男人做圌爱会上瘾。




上学时的lady boy神神秘秘地讨论起这种事情时,Krist总是对此不屑一顾。


  


男人有什么好?硬邦邦的身体,夏天散发的汗臭味,还有总要争个高下相冲的性子。


  


然而,经历了种种之后,Krist却不得不改变了想法,因为,身边的这位。


  


身体微微一侧,沁人心魂的银色山泉的香水味就窜入了鼻尖,发丝轻轻相触,就想起昨晚捏住脖子时,舌圌尖尝到的甜圌蜜和湿圌热。


  


和男人做圌爱会上瘾?这对Krist来讲已经不是个问题,问题是怎么才能遏制住他对探索身边这个人身体的,流连忘返也不足以形容的——欲圌望与狂圌热。




Kit,怎么了?


  


眼神里传递的些微焦急并不影响面上的平静,Singto Prachaya最擅长的隐藏真实心情的能力,总是用在他身上。


  


怎么了?


没怎么,就是想上你。


  


话虽如此,尽管脸颊挨到肩膀的衣料,就能想象到对方不穿衣服时,擦过胸口两点的触感,他还是——




“困了,tuan,好想回家,我想回家了。”懒洋洋地说了违心话。


  


想回家,然后,不穿衣服,上你。


  


但是,也许并算不上什么违心话,因为并不露骨的言辞还是让众人眼里温文有礼的SingtoPrachaya先生,猛地僵住了脸。


  


虽然只有不到0.001秒,然而自然而然转过来的侧脸和按耐不住吞咽口水的喉结,还是出卖了眼前这个人的心情。


  


呵,你在想什么呢?


  


眼神注视着前方的荧幕,在轰轰的音效和主持人激昂的声音里,Krist腹诽着,脸上的笑容却更加明艳了。


 




02.我的




有人说这个世上并没有所谓cp的玄学,没有所谓撩人的气场,只有难以言喻却无比真实的——性圌吸引力。让你看到他第一眼,就能想到把他按在床圌上,颤圌抖着喊自己名字时哭泣的脸。


  


就好像他们第一次在排练后不得不帮着对方打出来,Krist是硬生生地压下了一口咬住脖子的欲圌望,却还是失手在对方的顶端掐了一下,哪怕完事后得被迫面对当时还要称作“学长”的人更加冷淡的气场,他也不以为意。


  


这个人是我的。


这个人是为我而生的。


  


身体的完美契合让他无数次在脑海里回味着这个想法,当湿漉漉的手掌扣在一起,抵在私圌密圌处的性圌器就又硬了几分。所以巧克力牛奶到底是什么滋味,咬下去是甜的还是微微带着腥味的咸,也只有他才能一一品尝。


  


“我爱你,tuan。”沉下去的性圌器被无比柔软和潮圌湿的地方包裹住,被称作男人在床圌上最不可信的话,就被念了一遍又一边。


  


可是,我是真的爱你。


爱你的身体,爱你的脸,爱你动情时颤圌抖着发出像抽泣一样的呻圌吟——就像现在这样。


  


Krist伸手拨开Singto早已湿成一团的额发,随着两人激烈的共振式的律动,他一把捏住了对方的后颈,咬了上去,他碾压着,研磨着,在Singto猛烈的汗津津的止不住的挣扎里,终于留下了一个齿印。


  


“放心,衣服遮着,看不到。”他安抚着爱人的情绪,又用手轻柔地摸了摸。


  


看不到,也是我的。


我的。


  


Krist心满意足地覆了上去,他吻住Singto含泪的眼睛,下一轮的律动又开始了。


  




03.不够


  


“够了..够了,Kit!”凶狠的自以为像狮子一样的吼声,实际上却和小猫“咪咪咪”的叫声一样撩人的心弦。汗湿的小腿蹭在光滑的地面上,连脚趾都抻直到绷不住了。


  


Krist都快舒服得化了,他们从夜里2点做到现在,连中间喝的水都是他对着Singto的嘴喂过去的。自从忙起来,就很少有机会像现在这样,就像连体婴一样的黏在一起沉浸在无穷无尽的欲圌望里。


  


所以..."不够。”


怎么都不够。


  


把汗湿的脸掰过去按到墙面上,身下像狂风暴雨袭击易碎的扁舟一般,猛烈的撞击着,直到听到像是被掐住嗓子才会发出的无声的尖叫,Krist才撑开Singto攥住的手,恶意地对着都某个快被戳烂的点,顶了起来。




“tuan,说好的..给我圌操。"


操圌一整夜。


  


等Singto展露出了难以置信的、愤怒的,又泫然若泣的复杂神情时,他就俯下身,喷着热气说起了悄悄话。


  


“谁让你对着别人的镜头...露出那样的一张脸。”


“露出那样一张...既单纯又诱圌惑的脸。”


  


让我这么的不安。


又让我这么难受。


  


心底的黑暗完全暴露给了心爱的人,就算删掉的IG已经被最想要看的人看见,也难以阻止他心头名为嫉妒的火。所以当Singto像是砧板上的鱼一样挣扎着喊出“Perawat!…你想要我死吗?!”的控诉时,他也没有停下抽圌动的胯,只是轻轻地吻住了对方的嘴唇。


  


哪怕一瞬间就被凶巴巴眼神的人狠狠地咬了一口,咬得大概只有涂黑科技的药才能在明天之前迅速地消下去,Krist也觉得没太大关系,他甚至还暧昧地哼出了声。


  


“不,爱你哦,tuan。”他用鼻音撒着娇,又小小地亲了一口。


  


我怎么舍得你死。


我还没做够。


长夜漫漫,在天亮之前,至少要做到怎么都遮不住黑眼圈的程度才行,对么?


  


Krist满是深意地笑了。




end.




P.S. 回头再放🔗,手机真折腾😔


  

评论

热度(146)